申城心理咨詢從業準入制度缺位 咨詢師隊伍魚龍混雜

今天你抑郁了嗎?這已不只是一句玩笑話。如今有心理疾病的人貌似越來越多,各種名目的心理咨詢機構也快速興起,用“雨后春筍”來形容絕不為過。

  日前,在上海舉行的首屆中國聚焦及聚焦療法高峰論壇上,華東師范大學臨床與心理咨詢研究所所長、心理健康輔導中心主任徐光興對此表示出深深憂慮。徐光興從事心理咨詢行業20年自稱只是“老兵”,他不理解做過兩三年心理咨詢就自稱“心理專家”、“資深咨詢師”。徐光興認為,心理咨詢行業準入門檻過低及管理缺位,致使咨詢師隊伍注水嚴重。

  抑郁癥患者搖身變成咨詢師

  申城一家心理咨詢機構負責人向記者透露,很多自身有心理問題的人都會學習心理學,有的人還考取了心理咨詢師資格證書。據報料人說,她所認識的一位男子,患抑郁癥十多年,尚未治愈。具有諷刺意義的是,這位男子在還沒有拿到心理咨詢師資質的情況下,就開始接受抑郁癥患者的個案。抑郁癥咨詢師治療抑郁癥患者,又會是什么樣的結果?

  有人稱心理咨詢師為新時代的靈魂工程師,然而并不是誰都能做咨詢師。很多咨詢師自身心理問題沒有解決,就冒然去接個案。這既是對來訪者的傷害,也是對咨詢師本人的傷害。可是,哪個部門又能為咨詢師來把關?

  免費心理咨詢多為菜鳥練手

  社區心理咨詢的需求日益旺盛,不少心理咨詢機構瞄準這個商機。然而在社區所做的心理咨詢多為免費,即所謂的“公益項目”。據了解,參與免費心理咨詢的咨詢師,多為取得資格認證不久的“菜鳥”咨詢師。這些人幾乎沒有任何咨詢經驗,僅憑幾個月的書本培訓,就開始做起了所謂的“心理干預”。

  一位業內人士告訴東方網記者,社區咨詢選用取得資質的咨詢師已算不錯。上海一家名聲很響亮的咨詢機構,他們所承擔的社區心理咨詢,很多都是在校沒拿到證的學生。讓學生通過這個免費咨詢的平臺,達到實習練手的目的。

  在上海某高校心理工作室推出一條免費心理熱線接線,工作室在招募接線員時只有一個要求。是否拿到心理咨詢師資格認證并不重要,只要繳納該工作室心理俱樂部數百元會費,就可以在電話里為人做心理咨詢。

  從業準入制度缺位亟待填補

  徐光興曾在接受其他媒體采訪時也表示,目前大批量“生產”的心理咨詢師,其實只不過是普及了一些心理咨詢知識的學員。就算考出了職業證書,沒有經過督導和實習就擅自為別人做咨詢。規范當前的心理咨詢市場,已經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。徐光興認為,培養一個專業心理咨詢師,最保守也要花上5年時間。其中,在有經驗的心理咨詢師的帶教下接受訓練,增加實踐經驗,這樣的督導期至少要2年,然后才能開始實習、執業。

  莊麗是華師大心理咨詢中心一名心理咨詢師,她已從事心理咨詢近十個年頭。在國內心理咨詢行業,她當之無愧是先行者,是專家。但莊麗從未停止過學習,從未放棄對自我成長的探索。她認為,沒有十年時間學習,是練不出一名合格的咨詢師。只有咨詢師本人足夠成熟,自己先成長為一顆大樹。當有人在大樹下趁涼、摘果子,大樹才會取之不盡用之不完。

  上海市心理咨詢中心咨詢部主任張海音曾表示,心理咨詢人員是否具有其相應的職業技能,是否達到單獨為求助者咨詢的水平,能否持資格證上崗,始終是制約心理咨詢業健康發展的瓶頸。不少專家也指出,上海心理咨詢業的規范化還遠遠不夠,心理咨詢行業的管理和規范化進程任重而道遠。
广东十一选五技巧规律